關於部落格
  • 852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_08072012

作為一個很居家的藝評人,晚上臨時起意去聽了青平台的「《藝術與政治》系列-創作的目的」。講者之一是我當記者時第一次採訪的對象:陳界仁,由於年幼無知,當時的採訪很是失敗,另一位講者則是我的論文指導老師龔卓軍。
 
總之,我坐在離講台很遠的地方,認識的、看起來面善但叫不出名字的其他聽眾,竟也塞滿了慕哲咖啡的地下室(不免聯想兩個禮拜前的卡塞爾)。
 
台上的陳界仁細膩地闡述他對於不可見的關注所為何來,並以同樣澄明的話語說明「失語」為什麼可以是非西方的策略——接著,他提到台灣社會的「感性的教育不斷地被限縮、被剝離」這個並不難理解的觀察,然後有點隨興地說「所以沒有人立志當詩人」。
 
我不禁點頭稱是,甚至有點感激涕零眼前這位藝術家,他讓這場其實不是那麼政治的演講充滿了溫度。但讓我情感湧現的關鍵並不是誰想成為詩人的投射,而是當藝術家輕而易舉地如是宣稱,詩性便不只為了私密,它將轉而投向我們的共同,一個感性早已碎裂,而情感、信任與忠誠幾乎不可能恢復的社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