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2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_11022012「大尾來上課」

這禮拜四的「當代藝術理論」找了大尾(賴志盛)來上課,藝術家的基本態度是「這些你們也都會做,我也只是一個很平常的創作者」,講述他歷年作品時,大尾也真的用了一種毫無渲染的語調,只是淡淡地交待各件作品的關係,以及他在裡面做了什麼、當初考量的是什麼,反倒是我這個所謂老師,連忙補述在「平常」中所遺漏的意義重大的「梗」。
 
——諸如早期作品中混雜著泥水匠職業╱社會身份的空間性實踐,或者,就如同謝德慶作品那難以立即劃歸至特定藝術類型的事件狀態(因此我們看到的,某方面來說都只是紀錄),以及《天空裡的現實》那透過針孔成像,以致藝術家的生活空間被投射為上下左右顛倒的戶外影像,這些作品大多暗含著納入日常現實並予以翻轉的企圖,並且,在這已經被用爛的「翻轉」介入中,維持了與被介入場域間的同質性,這也讓這些多半透過身體承載的藝術形式,往往同時也可被視為某種社會形式(一根由單一磚塊堆疊而成的柱子,同時也作為其場域,也就是建築物的構成要素)。
 
這些各自向外離散的雙身或游離身份,都原封不動地處在某種潛在狀態中,由於藝術家的「平常」幾乎擺明了不談意義詮釋,這也讓他的作品特別能夠維持在某種可能是或可能不是的狀態……無論如何,因為是潛在,所以從現實的角度它們什麼都不是,這種與老友闊別多日的閱讀,在在讓我對這些作品的感覺和跟阿多諾的否定性靠近一點了,而我們都愛近期的《原吋素描》(不曉得為什麼我要打「我們」,總之我尤其鍾愛素描紙版本)。
 
課程的後半段開放同學提問,大尾有一段回得很動人,大意是這樣:「我們原來或許也想去打大聯盟,但可能不夠強或運氣不好還是怎樣,結果變成在河濱公園打壘球,但打壘球沒什麼不好,我們現在還是每週都會在河濱公園打壘球」。各位同學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中,這種態度我們都要多學著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