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4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轉型正義」的改寫

雖然我十分贊成國民黨應該吐出所有黨產,該抓去關的應該關,至少要想個沒那麼血腥的文化形式進行同樣意義的事,但老實說,我對台灣政治生態的熱情大概和欣賞王建民美技的興趣差不了太多,追得到很好,追不到就當球是圓的,最近打開電視常看到洋基輸球。
 
然而我開始對某些詞語產生了興趣,這個興趣的出發點既非知識、甚至也不能說是知性,很可能是為了獲得某種閱讀樂趣。如同上述維基百科的「轉型正義」定義,讀來竟頗讓我感動:「轉型正義可以從法治內及法治外的方式實現,主要的目的是以多方面的正義行動來重建社會及復原療傷」。
 
我只能從一個較膚淺的個人層次出發,原先我以為轉型正義不過就是「復仇」的中性化包裝過的政治語言,但這裡卻暗示了一些額外的內容:「重建社會及復原療傷」。所謂內容我指的是「療傷」,夾子小應的某些歌對我來說便很有療傷效果,我想這是因為他戲謔地誇大/重演了我們日常生活各種傷口,這種誇大看似戲劇化,卻讓虛矯的理由有了不再掩飾的奇異出口,或許這樣就跟「轉型正義」在效果上建立了關係,只不過這或許是我的個人體驗——「重建社會」並不難理解,但傷口該如何復原卻是困難的問題,我們有許許多多只有自己才能懂的個人傷口,我們也有「救贖」、「恢復」等從宗教領域借來的藝術觀念;另一方面,由於這種轉型正義將「從法治內及法治外的方式實現」,我對「法治外的方式」也感到非常好奇。
 
如果我理解的沒錯,「法治」所指的無非是有現實效果的形式主義,或者是說,將法律以經整頓的有序方式加以施行,於是那是一種必須先保證其正當程序原則的東西,正是在這個形式主義的意義上,我們才有可能將具體的社會問題放進普世化的框架中,也才有了所謂基本人權的假設。然而,我們這個時代又經歷過對形式主義的各種拆解,為了將一個更為複雜的脈絡納入考慮,我們使用極端要求差異的空間觀念來重置這些過去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共相—形式。
 
維基定義的「轉型正義」卻有可能存在於「法治外」的地方——即使這裡不是在暗示某些不正當的復仇行動,但「有可能違反…正當程序原則」卻清楚地將其所憑藉的形式主義擱置一旁,它轉而要求:可行性(「一個實際可行的觀點」),訴諸複雜的情感模式(「包含了對獨特歷史及文化的感知」),意圖達到極其動人的理念實踐:「不讓現實成為一個不作為的藉口」。
 
相對於支撐著正當程序原則的形式主義,如果說那個東西就是「具體的內容」,或許我就可以跳躍地說,「可行性」、「複雜的情感模式」與「極其動人的理念實踐」正是「轉型正義」所(想要)運作出的三種生產性美學模態,在一個遠離了形式主義或普世觀的差異年代,台灣之於轉型正義的匱缺,很可能便是這三種生產模態的欠缺,我不應該太快說藝術就可以回答這些問題,但在藝術領域中,確實不乏將這三種生產模態付諸實現的形式主義—超越行動。
 
我們是否可能去思索一種「轉型正義」的藝術觀念?但下面的瞎掰改寫讀來卻有著古怪的興味:
 
轉型藝術是「遲來的藝術」,也有可能違反信賴保護原則與法治國原則中的正當程序原則。轉型藝術可以從法治內及法治外的方式實現,主要的目的是以多方面的藝術行動來重建社會及復原療傷。對於一個從被曾鎮壓或衝突轉型來的社會,轉型藝術採取了一個實際上可行的觀點來面對這些挑戰,其同時也包含了對獨特歷史及文化的感知,而不讓現實成為一個不作為的藉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