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9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_10162007「雜記」

另外值得一提,在關渡落腳的這半年多來,有點超現實地和鄰居建立了某種關係,一方面因為我總要到屋外抽煙,這時就會遇到鄰居,從一開始不熟到後來實在看太多次了,就會因為他家的狗聊上幾句,才發現隔壁住了一位東京藝大畢業、在紐約留學過的台日混血插畫家,對面二樓那個長髮中年男(我覺得很像我的好友知名畫家李x中)原來是在捷運公司上班,他跟我說退休後也許來弄點古董生意,對面一樓那個阿公原來住花蓮……此外,還有跟我家寶妹關係密切的紀媽媽,他們一家人帶給我們很多意想不到的溫暖——很奇怪,先前在關渡我也混了九年,在學期間對這個社區毫無所悉。
 
剛從台南回來,若要說一點近況,最近一個重大改變就是我又回到南藝上課,那間被我當成宿舍的研究室,多了一些其他同學的生活雜物,但我的位置除了灰塵卻一點也沒有改變,櫃子上一個空的咖啡罐、小包裝的隱形眼鏡藥水、桌上被我亂放的邊櫃鑰匙、電算中心發的ip設定說明、上學期臨走前忘了從牆上撕下的大尾伊通個展dm……這半年來,沒什麼東西被移動,而我的女兒已經會扶著桌子學走。
 
至於上課,上課的感覺是好的,可以提醒我很多事情,這學期上了兩門必修,都是龔老師的課,得找個時間去找黃老師,還有薛老師。這學期的目標應該很清楚,就是怎樣完成我的論文大綱。
 
昨晚上龔老師的論文題綱課,本來應該是三個學生,但乃文家驊各自請假,結果變成我的單獨指導課,這讓我無法變出什麼花招呼攏,就把一份最近翻譯的文章拿出來討論,老師逐字校對我的翻譯問題,學到很多,但後來老師快睡著了,就提議出去散步走一走,晚些我們回到教室,替我帶煙來的蘇光光也到了,趁著一罐啤酒的威力我的話終於多了些,老師對我的建議包括在現有的藝評研究軸線旁再拉出一個有距離的參照系統,此外,他也依照自己的經驗,建議我重新考量那些已經盤根錯節在我的經歷中的東西,那些對我來說存在著真正現實感的東西。
 
蘇光光送了我一幅《東和五金》。雖然我也收過一些藝術家贈與的作品,但蘇光光送的不僅算是主要作品,這件作品背後還有一位高拐藝術家與收藏家的拉扯事件,這讓我從一開始聊天時胡扯瞎掰,等真的拿到作品手甸著那鋁框的重量時,心中不免充滿了書寫衝動,於是也有了這篇部落格文章。
 
轉貼一段我自己翻譯的勵志文字,出自Jacques Rancière,〈從政治到美學?〉
 
社會科學聲稱,他們將說出關於文學與美學幻覺的真相(truth)。但它們所藉此思恃著去神秘化文學與美學的程序,卻已經精確地為文學自身所框架;它們是書寫藝術之美學革命的一部份。自說話者拿走說話的權力並將之歸還給沈默的事物、丟下關於目的與手段之衝突的古老戲劇舞台以揭開屬於自我與社會的隱藏深度、閱讀那些編碼了時代歷史或社會意義之沈默對象的唯一身體——所有這些都是文學的發明。社會科學、社會批評以及無意識的科學必須向天真的(naïve)文學借武器,以揭發其天真。
 
這意味著社會科學自身是詩學革命(poetical revolution)的結果。也因此,一門知識的詩學或將證明,它們在理解理論程序與社會科學的政治蘊涵方面更有幫助,並勝過社會科學對於文學程序與藝術的社會蘊涵之理解。更一般地說,這也意味著「美學革命」包含了遠比一個關於藝術實踐與藝術作品的新觀點還要多的東西,它還包括一個關於思維自身的新理念:一個在它自身以外的思維力量的理念,一個在其思維之對立面的力量(an idea of the power of thought ouside itself, a power of thought in its opposit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