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4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_11222007「為什麼不畫畫?」

雖然當下我好像都回答了同學的提問,但當事隔多年,我重新看著自己的「作品」,要講出一番像樣的道理也存在著不算小的困難,時間構造出的遙遠距離允許我講出一些乍看多麼客觀的觀察與自省。但回家之後,我一邊想了一下「當年種種」,卻只能導致號呆狀態。隔天打開電腦,收到另一位同學msn來的離線訊息「為什麼不再畫畫?」
 
我想這一系列問題已經不再是順應評圖場合、我們該怎麼說明自己創作的技術問題,或者,也不再是課堂——教學法或寫作方法的實踐領域——所能涵蓋的認識範圍。在這個相對來說較為穩定的範圍內,要怎麼回答這些問題皆有其前提,像是話語發生場合的主觀趨向,別人通常怎麼看你的作品的,以及你對這種看法的理解程度,事實是我們早已擁有一套因應情勢的說話絕活,重要的是你們在那個場合一定要維持姿態,即使言語閃爍又鬼扯,卻也有優雅不優雅、高明還是笨的差異,無論如何你們都要充滿自信又保持謙卑,對於問題需要做出我能理解、但有一點地方不同於你的態度表達,你需要知道自己在那個位置,說出得體的話,服膺此時此刻的情境邏輯。
 
但「為什麼不再畫畫?」這個問題涉及了更根本的質詢。就好像你不再畫畫是一件不合規定的壞事,最要命的是你心裡多半也同意,放棄這件事是不對的(同時我又在想那「放棄」意味著什麼)。也許就是因為根本沒有繪畫這件事的可憐替代物,當你不再做這件事,那就意味著曾經你生命中一個重要環節的無理由中止。
 
這個重要的環節,就是將差異鑄造成事件,就是將「這次視為最後一次」的終點式的決絕,就是將現實與鏡前反射的形象視為可以改變的主體技術。當我對「作品」仍有所期待,我又何須重複那些用在同樣一件事的詮釋時間?我仍無法回答「為什麼不再畫畫?」的問題,但我知道有些人之所以創作,他們完全不要為創作羅織理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