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9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_12062007「與CC Chen同車對話」

車上老師說他的兒子已經九歲了,而我很可能是最先見到老師小孩的學生之一,這個小二生模糊了我僅存的嬰兒印象,現在這個孩子,也許我曾在路上碰到過他,而這九年我到底做了什麼?
 
回家之後,我不得不反省起來,思考著CC Chen來南藝所講的課。課程內容有一部分我過去已經聽過,有一部分對我來說似乎是新的材料(這堂課應該是我來南藝之後,最像藝術史的一門課),然而,除了這些西方藝術脈絡,這次的課程卻是我第一次比較清楚地理解,所有這些關切著作品的「核心」之所以能夠被這樣說出其中所隱含的某種「立場」——對於其他同學的提問,老師的回應與我們在車上的談話,都表達了一些他對於台灣藝術現況的考量。
 
某種當代藝術「跳躍」發生在CC Chen回到台藝任教之後,於是產生了一套對台灣多數藝術家來說相對陌生的形式語言,我指的這種「語言」——使得我們可以辨認出他們的客體(作品),但在面對「人」的時刻,卻鮮少能快速地辨認那存在於作品之間的「主體」——當然「主體」總是讓人懷疑,我們無時無刻都會對這個與那個主體產生各種懷疑,但相對於早已複雜地處置的作品,令我驚訝的卻是在那些作品之間的主體有張模糊的臉。
 
看到的是一群匿名作品,一些儘管保留了筆觸卻抹去其署名的尋常物件。它們堆疊著繽紛異常的指涉層級乃至形構出某種語言狀態,這裡有點後設、那裡暗示了符號性是怎樣脆弱、重複出現的支撐框架、局部的身體以影像的方式出場……這些維持著材質質性與現成物既有脈絡的物件,大家都很努力命名它們,它們提醒了我們,位置決定了物件的裝置性思維,而這些位置也不只是物理空間,它還交纏著CC Chen不斷提醒的各種形式思維/史觀脈絡。
 
然而,這是誰命名的?他/她在命名的過程中是否遺留了可供追蹤其個人的氣味?我們意識到主體性在產生效果的同時也將看見位置,但那是否那意味著任何人只要站在那裡就會產生相同的效果?當CC Chen就坐在我旁邊那長達三個多鐘頭的閒聊,我知道,他回答了我所有的疑問,主體就在我旁邊,這個狀態也只能在這些叨叨絮絮的不斷被我寫出來的文字的旁邊,車子不斷地使我們向前,我卻有一種那晚所有的對話都將留在車裡的奇怪印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