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4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_01072008「不完全菜鳥的評鑑報告」

這次參與評圖的時間拉得更長,在日間部待上一整天,可能是因為還是菜,我的評圖場次之作品類型多半是些水墨、平面繪畫之類,但這些作品還是讓我有耳目一新之感。誠實的說,我認為這次日間部評圖遠比我上一次看到的「好」上許多,然而也許因為多半是我較不熟悉的類型,看完之後我的整體印象是「水墨」看來很有搞頭,只是一整天談下來,我發現完全可以不使用「水墨」這個詞語(當然可能是因為我不懂)來談論這些作品。
 
除了令我想了想的水墨作品,我不太知道該怎麼形容我所見到其他多數繪畫作品(僅就第一天而言),它們都很去中心、不易辨識的材質、沒有主觀性構圖卻依舊維持了某種組織狀態、平坦而疏遠,好像過去幾個世代一股腦地想在繪畫上堆擠什麼人存阿實在阿社會關懷的執念都已遠遠被拋開,至於所謂觀念或想撼動既有藝術類型的革命氣氛更是幾乎不存在,那兒有的是一大掛的無人風景,或許我們不需要悼念,繪畫原來就是快照,它們審視著事物、維持起碼的溫度然而卻訕笑企盼深度的其他目光,雖然那些描繪著可愛物件的圖像依然讓我昏聵欲睡,我卻真的到處都看到它,可以交換的符號與遍在的死亡,我一度深信如今不免遺憾的無人的情感狀態。
 
相對於只看了一半的日間部,我整個看過在職班的作品,我想在職班確實存在著乃文評圖時所說「不是天堂就是地獄」的高反差,但在這些工作情況和我極類似的在職班同學身上,卻透露出少數「身體」(至少在我看了半場的日間部幾乎看不太到),那是一些站在界限上的身體,我想某些長期待在國外的老師會說「我看過很多」這種身體,依照蘇光光最近和我提及的那種身體觀,它們「屬於沒有超越性的身體」,但相較於看來已經都超越完了因而顯得有點淡淡無聊的日間部,我很想跟蘇說,那是因為全職學生日子過得太爽才會浮現這種感覺狀態,然而,或許換個出發點,我也真的找不出相信那些看來毫無掙扎的藝術的理由。
 
這讓我以為,這年頭藝術已經不再需要理由,更不需要相信與否的判斷,你只要認真去「感覺」便能夠察覺差異始終存在,接著就是市場問題,事實上,作品只要是在北藝,如果不算難看又是平面的,便很有可能躋身市場進行貨幣交換。
 
林平最近在一篇針對台北獎的訪談中說「藝術市場進入學院的狀態是人人皆知」(但我想補充那只限於少數一兩間學校),評鑑中當我與那些同為我的老師們交頭接耳時,似乎不少人都憂鬱地意識到這點,而我個人認為,賺錢是好事,讓年輕人有點希望是好事,但我更渴望看到一點根本沒用的掙扎、一點無端的就是要將私人關係給公共化的無厘頭(而不是將公共關係給私人化的無厘頭)、一點即使在無人狀態中卻能夠讓情感湧現的風景,但我現在看到的卻是一所獲益於市場、陽光、既有藝術體制、城市品味,而越長越大、頭也不回的藝術大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