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7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以下與「今日畫會」相關的三篇文章說明

也因為這種距離,2006年當父親的畫會正如火如荼的重新出發,我想到一位大學學弟陳譽仁,他可能是我認識的朋友中,最具藝術史專業性的一位,讀他的文章常會讓自己驚覺歷史研究的「實證」面向竟可以如此紮實地形成論述,而我自己所寫的往往是某種語意不斷滑移的文章,剛好他的論文處理的也是這個離我們現在比較遠的傳統,我便邀請他為父親的今日畫會寫篇文章。
 
但是當年譽仁雖然完成了文章,一方面,由於我曾工作的藝術雜誌其時主管更換以致政策改變,業務原先答應的版面未能維持,再者,也因為父親其他考慮,〈沈默的傳統:今日畫會的興起與沈寂〉這篇文章始終待在我的硬碟裡,從未發表。
 
前陣子,父親又因今日畫會將在舉行巡迴展覽,問我要不要寫篇文章,在翻閱過往資料時,我又重新閱讀譽仁當時所寫的文字…。當我開始進行〈在隱遁的主旋律與當前之間:寫在今日畫會2008展前〉的書寫時,心裡所想的問題,除了近幾年間之於父親那個世代的認識逐漸有所轉變,這其間也包括南藝博班的論綱課程龔卓軍老師給的閱讀建議之影響(主要是德勒茲論傅柯考古學的〈歷史層疊或建構:可視與可述(知識)〉),但更多的則是:藉著譽仁的〈沈默的傳統:今日畫會的興起與沈寂〉的閱讀,開始鋪展如何與一個我長期忽視的台灣現代性傳統的對話想像。
 
而後我將完成的文章又寄給譽仁,譽仁也給了我一篇讀來興奮的回應。這種興奮很可能源自彼此關注焦點的差異,現階段,我可能只適合談這種差異對我來說是什麼:我確實是在不太考慮「美術史範式」的條件下進行我多半的書寫工作,而我也明白,這種書寫對我來說實則趨近某種傳統意義下的「寫作」,然而同時我也很羨慕譽仁擁有的嚴格學術訓練與能力(在進行自己的論綱時尤其如此),或也因此,我們的「對話」才會產生後來這些意外的延展。
 
在徵得譽仁同意之後,我便決定將這兩篇文章〈沈默的傳統:今日畫會的興起與沈寂(約完成於2006年年中〉與〈在隱遁的主旋律與當前之間:寫在今日畫會2008展前〉(完成於2008年年底)並置貼在我的部落格上,同時也附上他讀完我的文章的「回應frq」。
 
最後,在這裡也想強調,今日畫會近來納入不少傑出的新成員,也讓畫會體質有了不同於我們在上述文章中將其定位為某種歷史對象的轉型,而這個部落格上出現的這三篇文章概由本人決定,包括譽仁那篇從未面世的文章在此部落格的出現,並不意味著我父親和今日畫會的立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