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4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專訪藝評人frq

  文字對於大多數的人而言或許是一種閱讀的密碼潛藏於書籍、報章雜誌或網路平台當中,但對於運用文字來描述與詮釋藝術作品的藝評人而言,它成了自我訓練的必要工具,包覆在藝術作品之上進行編織工作,以煉金術般的神秘感沉醉於藝術作品中的文字烏托邦。
 
烏托邦與現實
  當初完成大學學業後,我並沒有直接將藝術評論當成工作志向,反倒是進入廣告公司工作。在我們的成長年代當中,藝評人是少見的,即使保有寫作的熱情,卻不渴望著將藝評當成行業。那時候,所面臨的困難之處不在於自我對寫作評論的乏味,大多反映在現實的環境問題上;台灣的藝術生態相較於整個大環境是處於較小的領域,因此不易擁有良好的條件去發展獨立的藝評機制,也因為在這樣的脈絡下,隱藏著大環境對從事文字工作者的錯誤認知;以技術性勞動取代專業知識的態度,整個環境與藝術生態下大大削弱藝評人的生存與工作機會。
 
挑戰‧越界
  藝評這個工作應該是一種積累性的,必須觀察藝術圈裡的變化並提出自己的觀點,創造自己的位置。不過如果只是粗略地,將藝評這個工作放置在景氣與失業潮的框架時,或許存在者某種弔詭性;藝評的工作是經驗的累積,在短期內對現實的幫助或許不大。如果有差異的話,也較多反映在畫廊提供的邀稿機會的減少,相較而言短期內受畫廊所予惠的實質受益,還是不敵長期藝術生態自身的問題。

  另一方面,拋開現實的面向,轉而面對當下藝術環境的時候,會發現藝評人的角色在這個時代裡,更要將自己的觸角延伸到其他的領域中。從前對藝評人角色的回饋,有部分是依留於藝術家對其文字的仰賴,隨著策展人機制的出現,藝評人除了在研究室裡進行閱讀和書寫,自己必須嘗試著文字之外的工作。例如,策劃展覽與培養自身與藝術圈裡的對話網絡,傳統對於知識份子的想像也許遭受到時代的挑戰。
 
希冀‧理想
  期待更多人能投入台灣的藝評工作之中,進而孕育更多元、多樣與在地化的生態。即使在目前的情況裡,藝評工作仍就是種挑戰,但比起從前的藝術機制與環境,現在有著更明確的遊戲規則可以遵循,更應該掌握機會。在我的理想狀態裡,藝評是一種開創性的工作,在藝術的環境中不斷提供新的見解,在現實中不停地鍛鍊與成長。在這個當下,對於藝評工作有著熱情的新鮮人必須越快地在藝術的想像中建立一個與現實層面交織的點,並且透過這一個模式,增加自我的表現機會,奠定自我的自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