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4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失敗的理由

黃建宏近期發表的〈神秘的藝術之名〉相當周延地對所謂的攻擊做出了回應,但用我自己的理解來說,與其澄清語言與事物的當代的關係性質(這對我來說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我寧願採信,攻擊實來自某種傳統價值對於「滑溜」的刻板印象。這種傳統價值假定了一種「真實」的語言觀,於是合乎理想的意指結構便將形成一種形式構造:對象與語言間不僅要有一種至為清晰的對稱,其中的語言更具有優位性——這也是「創作自述」何以總是包含「理念」之論述層次的原因,這是因為,當這個被要求吐露真相的人被假定可以、也應該表達真相的語言觀點時(甚且具備法律意義),總是預設了有一套能夠精準地描繪出理想狀態的語言存在,而隱含在語言自身的秩序也就將成為一種可以檢視創作優劣的尺具,這種觀點接著製造出講究因果性的藝術創作觀,在創作的前面,創作者必須能夠給出理由,而滑溜的語言意味著失誤。
 
當我們仔細聆聽蘇育賢所使用的語詞,他講的東西絕非正經八百的理念,更多的是一些難以藉由語言捕捉、反而比較具身體感的「梗」。這幾天接連聽他講自己的作品,我發現,他可以極為順暢地切換對同一件作品的有別詮釋層次,諸如《東和五金》一會兒關於布希亞那缺乏溫度的時髦論述,在另一堂課中卻又深刻地剖析了自己過於黏稠的家庭關係——當然一個有彈性的批評家都應該知道同一件事總是有不同的詮釋層次,然而梗之所以為梗,除了重點在於滑溜提供了喘息的可能性,或者更基進點的說法應該是說:任何能夠被講出來的理由其實不過是「藉口」而已,但這不是斷言實踐狀態或對象的優位性(相對於語言的優位性),梗先是一種慾望,之後才是需求問題,但到底什麼情況才會出現「理由」的需求?
 
在攻擊蘇育賢的論述中,我發現所謂的需求建立在對成功或失敗的判準。
 
當蘇育賢稍晚策展的CO-Q取得了現實意義的成功(儘管這裡的成功仍不乏爭議:他真的經濟不虞匱乏過得很爽嗎?),他的論述將被傳統價值,或者說,傳統的語言優位性觀點判斷為藉口,這有點讓人冷汗直流地,因為如下的判斷將冷酷異常:CO-Q的成功恰恰必須建立在它在現實意義上的失敗,他的論述不過就是藉口。這套觀點迷人之處在於:它預設了蘇育賢或者其他處境相似的年輕藝術家最終應該享有的結局:成功與否必須建立在現實失敗的判準上,這才是頓挫藝術的真實處境,當現實失敗意味著一種道德上較無瑕疵的狀態時,我們的需求才能說成是理由。
 
應和著這種看法,我們將獲致一種除了自毀再也沒有什麼會讓事情變得更好的灰色地點。
 
然而,蘇育賢滑溜的語言恰恰標示出一個需要藉口的時刻,這是一個關於身體找梗與終於找到梗的戲劇性時刻,這同時是一個迎向現實成功的潛在時刻,也許它終將發現所謂的公共性不過是建立在真相的始終闕如以及語言優位性的不可信的弔詭基礎上,但當一切關係想像僅能回到私密,當我們不再信服任何集體層次的宣稱,我們僅存的依據是虛無,撇除那些灰色調,我們得出的結論同樣殘酷:成功需要的是藉口,而失敗需要的是理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