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4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_10282009

今晚在台藝的課結束後,又有學生提問題,一直聊到10點半才從板橋離開,因為時間已晚,從文化路接上華江橋的沿路幾乎沒什麼車,但在轉回北上的環河高架路段卻遭遇前所未有的塞車,當接連幾輛消防車、救護車、拖吊車,硬是從車陣中擠出小通道然後疾駛而過,我才意識到前方發生了不小的車禍。
 
過了廿分我才真正到了事故現場。很幸運,我沒有看到太驚心動魄的流血場面,只是看到一輛車頭對著來車方向、整個上下翻轉的房車,它的外型依稀可辨原始車款型號,前檔玻璃理所當然地碎裂成網狀,卻仍堅守在原來位置上,這輛車的頭燈掛了,它的眼珠不再閃爍,總之就是一副徹底掛掉的樣子。
 
但我很難不注意到一個刺點般的存在:這部彷彿生命宣告終結的汽車,它的雨刷仍兀自唰唰地上下擺動著,而這個清麗涼爽的夜晚並沒有下雨。
 
曾有那麼片刻,我心想應以此為戒,以後要盡可能小心開車,為了仍在家裡等待父親返家唸故事的摯愛女兒。
 
但有更多的時刻,在因為塞車整個人生就非自主停頓下來的時間切分中,我的腦袋岔開成兩半:屬於歸途與屬於高架橋的。
 
當我整個人因為塞車卡在駕駛座上,卻湧現了一種越離現實的存在感——我和其他駕駛因為分別閉鎖在這座唐突的高架橋上而獲致連結,家在這寂靜夜裡的它方,如果我們可以在這場輪迴以外的某處,比如說我其實是前方事故車的駕駛,此刻將不再能描述這無聊至極的存在狀態,是這場事件使得現實化為戲劇演出,我們無一倖免地為冗逝時間的張力所吞噬,再也沒有其他藉口用以說明、闡述或分析,安坐此處凝視這座危險城市的種種理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