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4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假如當時……」

在等待學生回應時,我們也重新播放了網路藝術媒體上的新聞畫面:當以政治受害者家屬身份進場的陳嘉君,在畫面遠景以手拆解游文富的作品時,我們看到創作權被侵害的藝術家在近景嚎啕大哭,而橫隔在人權代表與藝術代表之間的則是藝術作品《牆外》,這是一件主要是由細長枝條叢集所構成的白色作品,它枝莖勃發的茂盛樣子除了暗示著盎然的生機,在這一片擬仿植物的構成物之上,更矗立著數隻呈現不同飛行姿態的鴿子,在景美看守所那灰黑水泥牆的園區背景下煞是好看,卻也讓整個新聞影像變得十分戲劇化。
 
影片播放的同時,我也觀察著學生的反應:天真一點的學生露出憤慨的表情,世故一點的學生卻笑了起來,當然更多的則是我也解讀不出到底有什麼意思的漠然。然而,可能受到這戲劇化的畫面所感染,接下來同學們便七嘴八舌地討論了起來,有幾位同學開始提出看法,例如,政治人物對作品的破壞,被思考成:政治對藝術的支配,這時他們會露出一種無奈的表情;但有幾位剛才笑最大聲的,則是質問:為什麼藝術家沒有直接阻止政治受難者家屬?
 
當然,「假如當時你是藝術家當事人,你會怎麼辦?」這種問題只有在抹平歷史脈絡的前提下,才有可能被以如此簡化的問句被提出,站在一種古典的歷史性思考的論述軸線上,我們甚至不應該提出這種「假如當時……」的問題。
 
但也正因為「假如當時……」被視為一種文化參與,我們才有可能繼續思索:當這個事件被典型地思考成政治對藝術的支配,令人最感到憂慮的,反而是戲劇性的媒體影像與多數的漠然神情之間的對比——縱使我們不知道如此的漠然會不會在下一個時刻轉變為淚水,但政治之於藝術的支配卻不曾有過中斷,如果一件作品可以被踐踏,我們之所以為我們的歷史當然也可以被整個抹消,我們也會繼續有很多的一億元用來舉辦儘管有著良善本意但實際上會擠壓台灣藝術家舞台的大型回顧展,然後我們繼續申請補助,讓自己的藝術能夠倖存。
 
然而,相對於淚水,相對於藝術家總是天真又敏感的心靈,課堂上顯得異常刺耳的笑聲至少是一種雜音,我們當然願意相信,因為「假如當時……」只是個案,所以不會再度成為藝術家的問題,在這個前提下,我們在課堂上也不過是在冷酷地八卦,但在這以前,歡迎厚顏無恥的笑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