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4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美味蟹堡的秘方

女兒會問的多半是一些基本款的問題:像是「皮老闆為什麼只有一隻眼睛?」當她看到章魚哥因為吃了太多蟹堡而爆炸,體貼的寶妹會很擔心地要爸爸不要吃太多,當我反過來問她最喜歡片中哪一位角色,她很反常的說沒有特別喜歡的——這部卡通嚴格來說沒有性格純良的正面角色,像是:容易被傷害又美麗的公主、憑藉著勇氣最後總能解救公主的帥哥王子。
 
我想「海綿寶寶」之所以能夠吸引孩子目光,最重要的還是:這些炫目離奇的效果儘管蠢笨異常,卻真的誇張又好笑;另一方面,作為陪孩子看電視的家長,我至少很高興有一部卡通完全不會製造那種理想化的、內裡卻異常空洞的角色認同。
 
然而,除此有趣的聲光效果,我在想讓我們大人也能跟著看下去而不失耐性的原因可能何在?劇情通常只是由一些非常單純的因果關係所構成,而其中真正決定事件發展的梗,往往在那些符合各種刻板形象的角色身上便預留了伏筆,就這點來說,「海綿寶寶」所描述的現實完全是宿命論的——然而,當這些性格簡化的角色其間關係構成了故事主軸,它不僅允許我們投射成人世界的灰暗,甚而藉著嘲弄著這些灰暗,讓整齣戲突變為一齣喜劇——不同於悲劇的「淨滌」(catharsis)作用,是伴隨著殘酷現實經驗的笑聲為身處成人世界的我們卸除了負擔。
 
當然,儘管以上描述似乎很貼近某些當代藝術作品的觀看經驗,但「海綿寶寶」過於輕鬆化解的情結,使得它絕無可能成為引爆某種文化行動的引信(但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可以套句扁式名言:「有這麼嚴重嗎?)。
 
然而對許多年輕藝術家來說,當他們以一種同樣蠢笨的心態看著「海綿寶寶」,去思考「美味蟹堡的秘方」的問題絕對不需要上升到分析層次,理由或許在於,他們早已跨過了我們這個世代必須走過的認同門檻,畢竟喜歡派大星並不意味著你就想跟他一樣無腦,但對我們這個或更早的世代來說,喜歡總是一種選擇、一種程度或有不同的認同行動。
 
相較於形象牌最後整碗捧去的白雪公主或睡美人,「海綿寶寶」至少可以避免小孩把世界想成一個過於平整的面,這些缺乏掩飾自己缺點能力的小人物並不虛假——如果說「美味蟹堡的秘方」關係著皮老闆的存在理由,這位邪惡的浮游生物曾經為了一個理想不斷努力,卑劣卻讓人同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