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54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anna - "I just miss your heart"

當然,作為主觀風格強烈的電影敘事,miss也可能暗示一個非字面意義的解讀,「I just miss your heart」:如果我們將miss作「思念」解,這句話就會變成「我只是思念你的心」。
 
「我只是思念你的心」:換言之,我並非真的思念你,我所思念的只是你的心。在多半為語言所構造的敘事空間中,你與心的距離勾勒出了一座關聯於失落的黝黑溝渠,一個無從譯解的斷面橫亙在我與你之間。「我只是思念你的心」捕捉了某種極為內在的失落,正因為「心」已然佚失,儘管我依舊能夠感受到你,作為慾望客體的你卻不會回應——這種失落,或許可參考布朗肖之於遺骸與影像的類比:那裡存在著一具極度相似於你的遺骸(影像),但它既是你又不是你,一種不再回視你的空洞性便將徹底地捕獲我們——更重要的是它還將「建立這裡與無處的關係」,死亡固然可以作為某種在場形式,但不正是這冰冷異常的在場突顯了真實的你的不在場?於是,「我只是思念你的心」終將指向不可能的慾望關係,失落正在悼念的是你的殘餘物,殘餘物的存在則噩夢般地反覆提醒你曾經存在的事實。
 
另一方面,作為公路電影或某種成長小說母題,《少女殺手的奇幻旅程》的主線座落在Hanna並非順遂的啟蒙歷程,這個歷程主要透過反差極大的空間置換而實現——自小成長於杳無人跡的北極,一開始,Hanna獨自在雪地中以弓箭獵鹿,接著,在美國中情局位於北非沙漠某處監獄被短暫拘禁,最後,她的出走則循著旅程中偶遇的一個普通家庭的足跡——這部份情節可能是整部電影中最溫暖一面——他們越過地中海抵達西班牙,Hanna最後到了柏林某個廢棄的童話主題遊樂園。
 
這些快速輪轉的場景置換體現了旅程本身幾乎滿溢出來的異質空間經驗。然而,這些異質空間經驗也顯得極為形式化,這無非意味電影所塑造出的世界觀有著其極為簡化的一面,但也在這種游移在簡化形象與充斥著奇幻效果的場景置換中,藉著突顯Hanna原先所接受的理念世界——她對這個世界的認識,完全仰賴養父透過書本,一種無涉現實的概念傳遞——與現實世界間的龐大落差,整個敘事接續地差異出極其動人的越界經驗:一個內在的、或許也更為真實的旅程開展於理念世界與現實世界的遭遇—事件中:例如,Hanna初識異性的誘惑,當帥氣的西班牙男孩欲與她接吻,她一邊背誦這個動作會牽動哪些肌肉,一邊又因本能地意識到被侵犯的可能性而幾乎要扭斷男孩的脖子……這些悉心安排的橋段,使得我們不禁好奇往後的劇情發展:兩個世界在此遭遇,Hanna透過書本認識到的真實世界,與她在這裡經驗到的形式化世界,這裡被翻轉為無處,反之亦然。
 
「I just miss your heart」在電影頭尾的重複,這句話的雙重語意,無非也都是在向這雙重世界的最終疊合所傾斜。當凱特.布蘭琪的死亡如同片頭被捕上一槍的麋鹿,Hanna不僅終結了對象物的生命,更讓這兩個世界的生存頻率趨於同步。
 
「我只是沒射中你的心臟」——意思是說,她應該更早了結獵物的痛苦,而大魔頭與她早前抹拭的生命體並無差別;「我只是思念你的心」則意味著持存的失落終將尾隨她整個人生,我猜想,Hanna最後必將回返她來自的荒野,無論這荒野如今是北極、城市或一座廢棄的格林童話主題樂園,通往無處的異質空間老早就潛藏在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